当前位置: 主页 > 滨湖校区 > 教育教学 > 教育督导 > 儿童快乐高效学习的八个秘密
推荐文章

儿童快乐高效学习的八个秘密

时间:2014-04-18 08:51来源:合肥滨湖寿春中学 作者:办公室 点击:
  

前不久,“35年改革创新、江苏情境教育研究所成立15周年情境教育成果展示会”在江苏省南通市举办。情境教育的创立者,李吉林老师对情境教育的发展历程进行了系统回顾与总结。她认为,35年来,情境教育创新的历程可概括为“一个主旋律、三部曲、八个台阶”。“三部曲”是指从情境教学到情境教育再到情境课程;“一个主旋律”是指“儿童快乐、高效学习,全面的发展”。在这个过程中,虽然辛苦,回首看来,35年间情境教育迈上了8个台阶,最终完成了一份答卷。

 

第一阶:让儿童学习与真实世界相通

1978年,改革的春风吹进了校园,也吹开了我压抑十年的心扉,让我看到了前面的路。我从一年级的语文教起,但很快发现,单一识字、封闭教学的起点太低,延误了儿童语言发展的关键期。我想应该“提早起步,提高起点”。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自己拿起铁笔刻蜡纸,给孩子编写补充教材。小学10个学期编了10本,以此丰富教学内容。第二件事是移植外语的情景教学方法进行语言训练。第三件事是从“情景”到“意境”,我从刘勰的《文心雕龙》中读到关于“情以物迁,辞以情发”的阐述,这八个字给我极大的启示,让我懂得了儿童的语言表达离不开情感与客观外物。于是,我把孩子带出学校,走向大自然。春天,我带孩子们去寻找春姑娘的笑脸;秋天,我带孩子们去捡秋叶,留下“秋姑娘的影子”;寒冬来了,去感受“冬爷爷的礼物”……孩子们睁大眼睛看着这五彩斑斓的世界,发现了世界竟是如此美丽、神秘。儿童对周围世界的感受充满鲜明的审美感受,他们常常感动其中,激动其中,我觉得应该把孩子带进天赐的智库。

孩子们把生活中看到的、听到的、感觉到的那些美好的人和事写下来,似乎也进入了“一切景语皆情语”的境界。原本让多少孩子苦恼的作文,对我带的实验班的孩子来说却成了一种快乐。孩子们大一些了,我创造性地开发出了形式新颖、让孩子们乐于表达的“口头作文”、“情境说话”、“观察情境作文”、“想象性作文”等独创的作文样式。孩子们没想到二年级的他们也成了小作家。1980年,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他们的文集——《小学生观察日记》。同年,学生的作文上了《人民日报》。

一系列教学实践的效果告诉我,课堂必须与周围世界连接。资深学者鲁洁教授评论:“儿童进入学校以后,他实际上进入了一个抽象的符号化的世界。而那个世界本身是从生活中来的,但是他们回不去了,这是一个难题。李吉林老师的情境使符号的认知能够与生活连接起来。”但在当时,我只是凭着感觉迈出这一步,而且坚持做下去,越做越丰富,一直发展到课程,成为儿童情境学习范式构架的一根重要支柱。

 

第二阶:美的学习情境给儿童带来愉悦

作文教学的成功,极大地鼓舞了我,我从中归纳出一个字,那就是“美”。于是,我开始学习美学。美学原理让我知道了美能给人带来愉悦,还让我从中理出了对孩子进行审美教育的逻辑顺序,即从“感受美”、“理解美”到“创造美”。于是,我着手改革阅读教学,在阅读课上引进音乐等艺术内容。当时,那场文化浩劫不久,上课放音乐会让人惊讶而不安。但为了孩子学好母语,我大胆地让艺术走进语文教学。艺术走进课堂让教学变得生动、有趣、热烈,我自己也没有想到,因为艺术的介入,语文课还可以上得这样精彩。我和孩子们共同沉浸在美的教学情境中,有时甚至达到了忘我的境界。实践了一段时间以后,我归纳出了创设情境的“六条途径”,并概括出了情境的特征,即“艺术的直观、生活的真实与语言描绘相结合的美、智、趣的情境”。

当时,我只知道美的学习情境令孩子愉悦、兴奋,激发他们的兴趣。直至前些年,我才从脑科学理论中找到了理论支撑。情境的创设促使大脑分泌出大量的神经递质,加快了信息在神经元间的传递,加快了树突的生长,学生处于兴奋状态,提高了脑的功能。艺术的美,让幼小的心灵得到润泽,长此以往,促使儿童的个性在甜美中得到生动活泼的发展,小小的生命体显现出多元的色彩。

 

第三阶:发现儿童情境学习的核心秘密

在不断学习与研究教学中“美”的作用时,我从“艺术心理学”中知道了“美能唤情”。我亲身感受到美能激发儿童的情感,在美的情境教学中,儿童能普遍生成热烈的情绪,而情绪具有形成动机的力量。在教学现场我深深地感受到,儿童的学习已经发生很大变化,不再是单调的认知活动,当情感伴随其中,认知活动就转变成一种体验,课堂上经常进入忘我的沸腾状态。在那种氛围中,儿童智慧的火花竞相迸发,而且相互碰撞着、感染着,又让我感悟到“情能启智”。在大量的实践中,我思考着,从“感受”中进一步去“悟”,我终于发现儿童学习“快乐、高效”的核心秘密,那就是情感活动与认知活动的结合。

近年来,学习科学告诉我们,情感活动与认知活动二者是不可分割的,二者的结合是学习的核心。我欣慰不已,上世纪80年代中期,在我带的第一轮实验班毕业后,在界定什么是情境教学时,我就明确提出“情境教学是通过创设优化的情境,激起儿童热烈的情绪,把情感活动与认知活动结合起来的一种教学”。在构建儿童情境学习范式时,这两者结合作为“核心主张”被明确提出。

如今脑科学已发现,“只有情绪才能为我们提供足够多的热情来达到目标”。“情绪信息总是比其他信息优先得到加工”,“且留下难以磨灭的情绪记忆”。这就从脑的功能,保证了情境学习的高效能。儿童情境学习突出情感,不仅有利于学习知识,具有独特的优势,而且有效地培养儿童的审美情感和道德情感。这种高级的情感是人的灵魂,如果把它比作交响乐,那不仅是高雅的、纯美的,而且是有力度的。这让儿童在他们的意识,包括价值观尚未形成时,就逐渐感受到知识之美、世界之美,在懵懂中依稀懂得“爱美”、“乐善”、“求真”多么好,使他们成为洋溢着生命情感的个体,甚至不自觉地把自己的情感移入大自然、移入生活、移入他人,为从小培养儿童卓越的素养做有效的铺垫。

 

第四阶:“五要素”体现儿童情境学习的普适性

情感活动与认知活动的结合致使孩子学习的情绪炽烈到这种程度,是我始料未及的。孩子的语言、思维,连同他们的身心在其间都得到了很好的发展。华东师范大学杜殿坤老师曾提示我:要研究一下情境教学促进儿童发展的要素有哪些。现在我意识到,提出这样一个问题,其实是引导我从成功的经验中找出教学的普遍规律。

为了回答这个问题,经过长时间的思考与提升,最终概括出情境教学促进儿童发展的“五要素”:以培养兴趣为前提,诱发主动性;

以指导观察为基础,强化感受性;

以发展思维为核心,着眼创造性;

以激发情感为动因,渗透教育性;

以训练语言为手段,贯穿实践性。

我又对照学生学习发展的实际情况严格地考量与自我检查,最终认定这“五要素”具有普适性。

 

第五阶:多角度构建最佳组合的儿童学习环境

“五要素”的普适性,说明情境教学不仅属于小学语文,它同样适用于其他各科。既然适用,就可拓展开去。可以说,“五要素”为情境教学向情境教育拓展做了重要的理论铺垫。

1990年,我构思制定了一个较为实际的课题方案。我意识到情境教育向各学科的拓展需要一支团队,改革创新呼唤年轻人的热情。于是,我所在的学校成立了“青年教师培训中心”,每周对青年教师进行一次培训,并坚持了8年。1998年,我又收了语文学科13位教师为徒弟。人多了,动作还要协调,于是我在1992年构建了情境教育基本模式。从“拓宽教育空间、缩短心理距离、保证主体活动、突出创新实践”四方面,多角度地构建了适合儿童快乐、高效的学习环境。儿童学习的状态与效能总是与环境联系在一起的,今天从学习科学的视角看,这样宽阔、亲和、保证主体活动的学习情境是最佳的儿童学习环境。

我又努力学习洛扎诺夫的暗示心理学论著,还学习了情绪心理学、心理场理论,提出“情感驱动原理”、“暗示倾向原理”、“心理场整合原理”,加上我自己从实践中发现的“角色转换原理”,这四大原理构成了情境教育的基本原理。

 

第六阶 情境课程的四大领域开发

情境教学拓展到情境教育,我想得最多的是如何让更多的儿童获益,而不是一个实验班,一所学校。于是我选择开发情境课程,希望以此走向大众化。

其实,在情境教学实验的早期,为了满足儿童发展的需要,我就开发了相应的课程。例如随着实验班情境教学走出封闭的学校,就在野外活动中设置了野外课程。第一轮实验结束后,我比较早地接触“系统论”,我懂得了“结构决定效率”,想到孩子发展必须提前阅读。于是,第一轮结束后,我到幼儿园用游戏的方式教孩子汉语拼音,提早掌握识字的拐棍。舍弃了原先小学语文直线序列的单一结构,提出“识字、阅读、作文三线同时起步”的多元的螺旋上升结构。利用知识之间相互作用,丰富教学内容;中高年级则采取“四结合主题性大单元教学”,较早地确立“大语文”的观念。这就保证了教学内容的丰富,而丰富的内容是会生成“力”的。这样,情境教育既有了生动的手段,又有了结构优化的教学内容,这就从根本上提高了儿童学习的快乐和效率。

随着世界课程改革的趋向,情境课程逐渐走向综合。我将语文教学优化的结构发展到主题性大单元教育综合课程,并明确提出主题性大单元情境课程,“德育为先导,语文教学为龙头,各科教学协作”。这就进一步拓展了教育空间,德育顺其自然地在各科教育中“全面渗透”,而且那是以生动的、多样化的儿童活动进行的,效果特别好。在核心领域,在各科教学中我又明确提出了“学科内容与儿童活动结合”的主张,给各科教学及学校教育带来勃勃生机。衔接领域则提出“以室内短课与室外观察相结合的原则”,做到“既接近幼儿园又高于幼儿园”,让孩子平稳过渡,快乐过渡,逾越幼小之间的“陡坡”,并将野外教育列为源泉领域。这就让学校教育与社会、与世界紧密相连。情境课程的开发,使各科老师有了用武之地。老师的创造性得到很好的发挥,编写了多种校本教材,我们的情境数学在全国、全省比赛中连获十次冠军。

情境课程这四大领域决定了情境学习的内容,既有横向的拓展,又有纵向的衔接,形成了相互联系、相互作用,共同推进的网络式的结构,保证了儿童学习知识形成多元的开放系统。

 

第七阶:归纳情境课堂操作“五要义”

新世纪初,国家下达减负令,许多人担心负担减轻了,质量下来了。于是我心里盘算着怎么保证质量。我想得最多的就是“向课堂四十分钟要质量”。

于是,根据情境教学的特点、儿童学习的规律,概括出情境课程的五大操作要义:以“美”为境界;以“思”为核心;以“情”为纽带;以“儿童活动”为途径;以“周围世界”为源泉。这五条,老师好记、好用、有效。在这五条中,关键词是“美”、“情”、“思”、“周围世界为源泉”,蕴藏的便是一个“真”。这与我二十多年来不断地学习古代文论是分不开的。我从古代文论中明确地概括出“真、美、情、思”四大元素。20072月,我在《教育研究》发表的《意境说给予情境教育的理论滋养》一文,宣告了情境教学的中国特色。

 

第八阶:从学习科学、脑科学中找到理论依据和应对策略

要真正奏响“儿童快乐、高效学习,全面发展”的主旋律谈何容易。因为那是个“黑箱”,里面藏着许多儿童学习的秘密,要揭开它,不仅需要我们对教育的一片赤诚,还需要科学。

为此,35年来,我认真学习哲学、美学、心理学、教学论,也一直关注着脑科学的成果,这两年又研读学习科学,就是想找到情境学习能促进儿童快乐、高效学习的理论支撑。学习揭开儿童学习秘密这个“黑箱”的一角,也让我渐渐找到了儿童情境学习的具体策略:策略一是基于学习知识的复杂性——利用艺术之美,经验之可贵,在情境中整合知识;策略二是基于学习过程的不确定性——驾驭情感生成的驱动之力,推进学习过程;策略三是基于学习系统的开放性——让儿童在活动中,在践行中建构知识;策略四是基于开发潜能的不易性——不失时机地发展想象,培养创造力。

现在,我可以交出一份答卷,那就是在优化的情境中儿童是怎么学习的,又怎么能快乐、高效,获得全面发展的。谁也想不到,我自己也没想到,这一份答卷竟做了35年。尽管如此,仍不能得满分,能及格也就很不容易了。

35年间,我概括的一系列情境教育的主张和策略得到了脑科学的支撑,与学习科学契合,我欣喜无比。我想说,是伟大的时代造就了我,作为一名小学教师,是儿童给了我智慧。我深感,为儿童研究儿童,易于发现规律。以情启智,对于我这个成人来说也是适合的。我坚信“爱能产生智慧”。

(载于中国教育报115日九版)

 

(责任编辑:滨湖办公室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热门文章